兆麟街的经纬街至田地街段绿化带内是满天星灯饰的海洋,薛文英见证了太航灯展的变迁

图片 1

在PhotonicsWest展会上,日本LED巨头日亚展示了最新的实验室结果,其中一项性能得到提升的LED和3W蓝色激光二极管引起了与会者的广泛关注。

说到城市夜晚的灯光,你最先想到哪儿?是香港的维多利亚湾,是上海黄浦江畔的浦东新区,还是秦淮河畔的十里灯影?告诉你吧,时下,全国最亮丽的灯光点亮着夜幕下的北国冰城哈尔滨。漫步冰城街头,满眼的火树银花,将你带进一个美轮美奂的童话世界。

图片 1

在PhotonicsWest展会上,日本LED巨头日亚展示了最新的实验室结果,其中一项性能得到提升的LED和3W蓝色激光二极管引起了与会者的广泛关注。

漫步街头灯光璀璨

每年的正月十五,去太航看灯已经成为许多人的习惯

通过加快研发进程、将LED的发光效率提高至249lm/W@20mA,Nichia研发者捕捉了LED产业的目光。然而,在1月29日举办的PhotonicsWest展会上这个值降至145lm/W@350mA,很显然,350mA是今日高亮度LED常用来衡量输出功率的驱动电流。与之相比较,Cree和Osram最近宣布LED的发光效率实验值分别是161lm/W@350mA和136lm/W@350mA。

4日的夜晚,冰城的天气微寒,走上霁虹桥,白、黄、蓝、绿的灯带动感十足地闯入眼帘,宛若流淌的音乐;另一侧的铁栅栏上,大冬会吉祥物“冬冬”,或滑雪、或溜冰的可爱灯饰造型昭示着大冬会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在霁虹桥转盘道,一颗硕大的白色珍珠灯景散射着追天的光芒,不论你从哪个角度看,均夺目异常。记者了解到,这颗“珍珠”是由4000点光源组成的,6束灯束每束光都长达2500米。

正月十四,太原迎来了久违的一场大雪。

这个由于改变驱动电流引起的发光效率下降看似不大合理,Nichia的TakashiMukai表示可能在工艺环节出了状况。起初,Mukai从理论上解释了白光LED的的效率极限值是263lm/W,然而当听众提问效率还有没有提升的空间之时,他解释说通过引入一种新的荧光技术Nichia将这个极限值提高到300lm/W以上。此外,它也具有一个六角形蓝宝石衬底和一个透明的ITO接触层,这与前年推出的LED产品相似。

环卫园、新阳广场、通江广场,无处不是一片灯火辉煌。兆麟街的经纬街至田地街段绿化带内是满天星灯饰的海洋,石头道街至森林街路段哈市市委门前沿街路灯杆上还安装了34对大红灯笼。

“正月十五雪打灯。”华灯初上时,薛文英匆忙收拾完碗筷,带着女儿去观灯。

AtsuoMichiue是Mukai的同事,他详细介绍了隐埋条纹445nm激光器的性能,它具有一个双量子阱有源层、一个15μm×2μm的发射区域,在输出功率高达3W时不发生灾难性的光学损伤——这在高功率半导体激光器中最为常见。

在友谊路公路大桥至九站街段,树木都披上了满天星,远远望去,宛若银河落人间。同样的灯光美景还出现在新阳路、中山路、红旗大街、南极街、东直路、南通大街、和平路、三大动力路、学府路、和兴路、长江路、赣水路、松北大道、友协大街和世纪大道等主干街路上。

薛文英在太航小区居住了30多年,每年元宵节,她都会和家人去看太航灯展。从简单的挂灯到大型的组灯,薛文英见证了太航灯展的变迁。

这个边发射器阈值电流是185mA,功率转换效率最高达24.3%,预计寿命超过3万个小时,再垂直方向上的远场光束发散度测量值是38.2°,在平行方向是11.7°。有听众问及Nichia是否计划将激光器的波长延至488nm,对方简单地回答说此乃“最高机密”。

《城市之光》动静结合

太航、太重、晋机、太钢……近几年,每到元宵节,省城市民都习惯到这些大型国有企业去观灯,因为这里的灯花样繁多,制作精美。这其中,太航灯展更是享誉太原城南地区。

编辑:LC-HY

走在夜幕下的红军街上,有置身于迎宾大道的感觉。两侧的树干包着金黄色的装饰布,树上缀满圣诞节才有的满天星灯饰。记者了解到,作为哈尔滨火车站出站后的迎宾大道,从站前至博物馆成为迎宾景观线,灯光的第一视觉为行道树。站前至民益街口85株行道树的树干、枝丫、树枝,进行三个层面的灯饰装点。第二视觉为分车带。邮政街至花园街的两侧分车带上,用32盏绿色泛光灯,打亮“引领新发展,实现新飞跃,构建和谐之区”的灯光标语。还布置了85组仿真荷花及红黄蓝三色动感流水灯带,保持原有的园艺特色和交通功能。第三视觉为沿街建筑。沿街18栋建筑楼体被打亮。第四视觉为红博地道桥出入口。在红博地道桥出入口两侧,设置的灯饰艺术造型令人耳目一新。

“太航的灯实在是好!”对一些老太原人来说,太航灯展带给他们太多的节日记忆。

红博广场标志性建筑用泛光、投光相结合,打亮顶部;造型外框用线性勾勒,玻璃幕墙体现渐变上升的效果,用洗墙灯和条形灯打亮玻璃界面,转角三角处设置大冬会符号进行装点,突出了建筑亮化效果。建筑外围种植的松树和绿篱,运用满天星披挂,还进行了动态调控,形成动静结合的灯饰景观。此处景观名为《城市之光》。

从小到大 从静到动

在时光隧道穿行

在薛文英记忆中,上世纪80年代,太航就有了灯展。

记者驱车来到缀满灯光的文昌桥上,汽车仿佛行驶在童话世界的隧道中。经过和平桥、电塔桥,路过省政府广场、动力广场,满眼是五颜六色发光的植物。记者了解到,今年哈尔滨的灯饰亮化,将进乡桥、红旗铁路桥、文昌桥西段、南极桥等13座桥体全部打亮。

“现在说起来有些不可思议。那时的花灯除了生肖动物和一些简单的花篮、宫灯之外,还有电视机灯、洗衣机灯。”薛文英对《山西青年报》记者说,80年代,电视机、洗衣机都是稀罕物。看到这样的花灯,人们自然也会感到新奇。

随后,记者来到哈尔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宾馆的15楼临窗远望。霁虹桥西侧自月牙街至站前行李房侧有矮株的丁香灌木丛,沿灌木丛有两排护栏,前排用两条蓝色灯带的装饰好似水面;后排灌木丛绿色泛光灯团上方设了一组8只自北向南飞翔的“天鹅”,不时煽动着“翅膀”,动感十足。在霁虹广场高点所能看到的高层建筑均被打亮,站前广场的灯光把夜幕下的冰城装扮得宛若童话世界。

那时,带有谜语的花灯最受欢迎,人们围着花灯转,一个谜语一个谜语的猜,互相探讨这谜底到底会是什么。虽然当时的花灯种类少、制作简单,但仍是那个时代春节期间最大的文化盛宴。正月十四、十五、十六,三天的灯展,吸引了周边群众前来观看。

赛场边灯饰小品温馨轻松

静止的花灯动了起来,铁丝制作的花灯变成了机械化。薛文英说,大约到2000年之后,太航灯展开始有了质的飞跃。“现在的花灯越来越富有时代气息。”去年灯展中,与奥运密切相关的“福娃”灯受到了百姓的喜爱。今年“鸟巢”、“神七飞船”和“大熊猫团团、圆圆”也在灯展上亮相了。

在本届大冬会的主会场哈尔滨国际会展体育中心、道外八区体育场、哈体院、哈冰上基地等比赛场馆周边,还新建了15处愉悦心灵的灯饰小品。相信在场馆内经过一番比拼的大冬健儿们和观看比赛的世界各地的观众们,走出赛场一定会感受到温馨和轻松,继而投入到夜幕下哈尔滨的怀抱。

太航灯展在逐渐的发展中,名声越来越大,一些企业开始慕名而来购买他们制作的花灯。

编辑:LC-HY

别具特色的“神七”灯

20余组花灯 七八万游客

“嫦娥奔月”“神七飞天”“牛气冲天”……昨天上午,虽然寒气逼人,太航灯展现场依然游人如织。在太原航空仪表有限公司企业文化处副处长李旭峰的带领下,《山西青年报》记者参观了今年的太航灯展。

灯展中,“鸟巢”灯吸引了不少游人的注意。在“鸟巢”的下方,“树立信心、高昂激情、放飞思想”的内容展现在灯饰上,李旭峰说,太航大酒店去年营业额突破了1亿元,他们制作这样的花灯,并写上这样的寄语,希望积极面对金融危机,在来年能再创佳绩。

“嫦娥奔月”组灯是结合传统典故,运用高科技设计制作的,“嫦娥二号”卫星和飞舞的“嫦娥”在浩瀚的太空中呼应转动,象征着国家科技的日益腾飞。

“战斗机”也是灯展中的亮点,一个按照2∶1的比例制作的“歼十战斗机”非常逼真,李旭峰自豪地说,目前国内一些战斗机和神舟系列飞船上都有太航公司研制的产品。

“以前的花灯多以吉庆祥和为主题,而现在的花灯多与科技发展和国家大事紧密结合。激情超越、创新进取、共享和谐是我们今年灯展的主题。”李旭峰介绍说,从“神五”开始,他们就开始制作与此有关的花灯,如今到“神七”,他们更是将花灯制作得活灵活现,就连宇航员出仓活动都刻画得惟妙惟肖。

中午时分,观灯的人越聚越多,三三两两的游人开始在花灯前欣赏、拍照。有亲密的恋人,有相聚的朋友,有老少三代其乐融融的家人。

“每年灯展,周边社区的居民都会来看灯展,近年来每次灯展都会有七八万游客前来观看。从现在的情况看,今年的游人也少不了。”李旭峰一边热情地为我们讲解,一边看着在花灯前拍照留影的人群兴奋地说。

声光电齐上阵

太航灯展观赏到最后,“牛气冲天”花灯让《山西青年报》记者眼前一亮。“牛气冲天”几个大字在花灯的背面,正当我们要绕到花灯正面观赏时,听到一个稚嫩的童声:“看,斗牛呢!”

一个大型斗牛场上,身穿蓝色服装的斗牛士挥舞着一块红布,前方一头猛牛蓄势待发。

这是“牛气冲天”花灯的主体,给整个灯展带来了牛年的喜气。

“传统观念中,认为牛年应增加些喜庆气氛,不应该设置斗牛场景,但是我们想表达一种拼搏向上的精神,所以公司上下群策群力最终还是将斗牛搬上了灯展。”太航压力测试科技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李悟军介绍说,制作这个花灯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春节前他们就开始着手准备。李悟军略带自豪地说,晚上来看吧,到时,在灯光映衬下,整个斗牛场都“活”了,不仅牛的四个蹄子都会动,手拿红布的斗牛士也活灵活现,人在躲闪,牛在攻击,整个现场生动逼真,再配上斗牛进行曲,仿佛置身于现场观看斗牛比赛。

谈话间,现场的技术人员正在对花灯的线路进行调试,透过花灯下面敞开的一小块空间,记者看到,花灯的内部十分复杂,像一个小型车间,里面有电机、专控器,纵横交错的电线,单是控制的电闸就有三个。

李悟军参加灯展制作已经很多年了。他分析说,大型国企之所以可以制作出精美的花灯,是因为企业具有机械和技术优势。同样的花灯,一般制作可能要花四到五万,企业有效利用材料,成本还不到两万元。“我们很注意环保和节约,你看我们这组花灯的的台子和彩色灯泡都是去年的,这也省了不少钱。”

在“牛气冲天”花灯不远处,矗立着一座“大楼”,这组花灯展现的是太航正在建设的医院综合大楼。令人拍案叫绝的是,整座大楼外立面都是用小药瓶黏合而成的。这也是太航灯展重视环保的又一体现。

镜头下的灯展变迁

在灯展现场,一个背着摄像机的身影在观灯的人群中往来穿梭。王巍,太航公司广播电视站站长,从1995年太航成立电视台以来,他就开始了太航灯展的专题制作。在他的镜头里记录下了不断变化翻新的花灯、热情高涨的游人。

“以前的花灯不是萝卜灯、白菜灯,就是龙灯、马灯等动物生肖。可是再看看现在的花灯,品种越来越大,主题也越来越鲜明。”王巍说,太航灯展以前只有简单小巧的挂灯,现在都是大型组灯,而且声光电等现代科技的运用,使得灯展越来越吸引人。

“2008年经历了许多大事、喜事:神七上天、北京奥运。所以花灯的主题也非常丰富。”现在的花灯与时事政治和科技发展结合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镜头下的灯在变,镜头下的人也在变。王巍看着灯展现场热情的游人,高兴地说,以前观灯的游人,穿着色彩单调的服装,看到喜欢的花灯,想留影还要请专业的摄影师,而现在,人们穿着光鲜,手中不是手机就是数码相机,随时都可以将美好的瞬间定格。

“虽然去年经历了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但是人们观灯的热情未减。今年的游人并不比往年少。”王巍说。

文化氛围成就灯展延续

在我们即将离开灯展现场时,太航幼儿园传来一阵喜庆的乐曲声。身着民族服装的幼儿园老师正在排练文艺节目《大姑娘美
大姑娘浪》。看着她们欢快的舞步、喜悦地表情,李旭峰对《山西青年报》记者说:“这就是太航人的精神面貌。太航公司多年来一直注重企业文化建设,无论是员工的思想观念还是行为习惯都有了很大的改变,因为有了这种良好的文化氛围,太航灯展才得以不断发展。”

太航浓厚的文化氛围,在小区普通居民身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在采访过程中,67岁的高师傅提前带给了我们节日的喜庆。看到记者,高师傅兴奋地说:“先给你们露两手吧。”说话间,猛地掀开帽子,从包里掏出一个金元宝就顶在头上,扭动了起来,他得意地向我们展示自己的绝技,金元宝稳稳地立在头上,掉不下来。

不一会,高师傅又从包里翻出了两个小辫子来展示,腾地一下又粘在了头上,怕记者发现其中的奥秘,小辫马上又被拿下,随即,他赶紧戴上了帽子。“走了。”高大爷留下一句话,他赶着彩排,下午两点要正式亮相。

每年元宵灯展结束之后,太航公司都会对所有的参展花灯进行评比。奖金非常丰厚,最高可达两万元,最低奖励也在千元。在这样的激励机制下,员工们制作花灯的热情也就日益高涨,而且灯展也带动了文艺表演、灯展摄影作品展示以及电视专题片制作等一系列活动的开展。

从小到大,从静到动,声光电的完美运用,经过20年的发展,如今的太航灯展,已经成为省城百姓每年期待中不可或缺的元宵文艺盛宴。

编辑:LC-H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