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帽子在上述重大项目的首席科学家中还比较少见,第二军医大学医学免疫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可谓

近期,江苏陕西城镇供水协会阀门技术与应用交流会在竹箦阀业召开,来自两省城镇供水协会,以及20多家自来水公司、水厂、污水厂的领导和代表共60多人参加了会议。会议现场  陕西省城镇供水排水协会会长何清堂、江苏省城镇供水协会秘书长盖守江分别代表两省水协讲话,分别介绍了各自水协组织和工作情况,分析了目前供水企业普遍关心和面临的问题,希望通过交流会议这个平台,为供水行业在管网控制等方面提供新的理念、新的办法,并祝会议会取得圆满成功。  江苏竹箦阀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涛代表企业对所有参会的嘉宾表示热烈欢迎。吴涛董事长指出,城镇供水是关乎国计民生的事业,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密切关注和广泛重视。竹箦阀业责无旁贷,有理由、有实力承担起对社会、对行业的责任;吴涛董事长希望企业以此次会议为契机,广纳真知灼见,广聚学术资源,广交业内朋友,通过彼此沟通,相互交流,开阔视野,激励创新,为推动供水产品的技术进步贡献力量。  会议过程中,中国城镇供水排水协会设备委管道物资部顾问专家、西安市水务集团有限公司顾问秦康盛高级工程师作了《供水阀门的选择》专题讲座;江苏竹箦阀业有限公司营销公司副经理沈伟进行了企业介绍和产品推广;陕西省铜川新区供水有限公司张扬锁经理、江苏省城镇供水协会邵方部长分别就《供水阀门的使用及管网维护》做了交流发言。  此次交流会为两省城镇供水协会搭建交流平台,思路独特、形式新颖,受到了与会领导和专家的一致好评,也充分展示了企业硬件设施先进、管理水平一流、技术实力雄厚的良好形象。下一步我们将加大回访力度,加快品牌运营小组“走出去,请进来”的运转效能,建立与供水企业的战略合作关系。为竹箦阀业做精做专供水阀门,服务城镇供水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拓宽了成功的道路。

首届“全国创新争先奖”近日在北京颁发,全国共有10个奖牌获奖团队、28名奖章获奖人和254名奖状获奖人获此殊荣。其中,上海科技工作者表现不俗,共有1个奖牌获奖团队、1位奖章获奖人和20名奖状获得者榜上有名。第二军医大学医学免疫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是此次上海的奖牌获奖团队,25年来,实验室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小教研室发展到国内免疫学的“领头羊”;中科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褚君浩院士则凭借多年来在科普领域的辛勤耕耘,为上海摘得一枚奖章。“全国创新争先奖”是今年4月由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中国科协、科技部、国务院国资委共同设立的,每三年评选表彰一次,在“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期间颁奖。它是继“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技进步奖”之后,国家批准设立的又一重要科技奖项,是仅次于国家最高科技奖的一个科技人才大奖。曹雪涛(左一)与研究人员在实验室中。(第二军医大学供图)平均年龄不到35岁,80%拥有博士学位,人人有国家级科研课题,个个有原创性科技成果———作为今年获得“全国创新争先奖”的10个科研团队之一,第二军医大学医学免疫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可谓“群星闪耀”。鲜为人知的是,它是我国“最小”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只有30多人,但在每年的国家重点实验室评审中,这只“麻雀”总是位列第一梯队。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把“论文里的新药”做到Ⅲ期临床2004年,《自然—免疫学》杂志发表了由实验室主任曹雪涛教授领衔的研究团队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的、具有重要免疫调节作用的新型树突状细胞亚群的创新成果。这是该杂志创刊以来第一次刊登由中国科研人员独立完成的研究成果。利用这一基础研究成果,该团队建起了生物药物研发中试基地,在国内最早开展树突状细胞瘤苗治疗肿瘤患者的研究。而且这一治疗机理,适用于许多肿瘤症状,由此,他们在细胞治疗转化医学方面走上了一条艰辛、踏实且具有示范意义的道路。如今,这一原创性成果正从论文走向临床: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十多家医院正进行着国家I类生物制品“抗原致敏的树突状细胞”的Ⅲ期临床试验,这是目前国内唯一进入Ⅲ期临床研究的细胞治疗制品。根据Ⅰ、Ⅱ期临床试验数据,该药物针对大肠癌的单化疗有效率在25%以上 (有效率指让肿瘤细胞缩小50%以上的概率),采用复合治疗方法的有效率可达45%。25年来,实验室的履历上记录下一连串踏实的“创新脚印”:在国际顶尖科学杂志上发表近300篇科学论文,获得45项国家发明专利授权,摘得军队院校首个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1次入选中国年度十大科学进展,5次入选中国高校十大科技进展。领头人要做为所有人指引研究方向的“灯塔”你可能想不到,这支拥有诸多原创性发现的科研团队,是从几个人、价值10余万元的仪器设备起家的。1995年,31岁的曹雪涛敏锐地把实验室学科方向调整到基础免疫学研究,他心中有两个愿望:一是把实验室建设成国家重点实验室,二是让国际免疫学大会在中国召开。那时候,许多人热衷出国留学,国内实验室常常留不住年轻人,而这个国家重点实验室从主任到研究员,个个都是我国自主培养的。曹雪涛主动当起了实验室里的“灯塔”———他让每一个走进实验室的年轻人了解世界前沿在哪里,教导他们不能满足于跟在别人后面做“追赶者”。实验室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每次世界一流杂志刊登著名学者论文后,大家就会围坐在一起,各抒己见讨论文章的创新点和不足,提出充分证据进行质疑,最后提出新的设想。实验室成员于益芝教授说,导师对学术方向的正确把握和对新增长点的敏锐洞察,保证着整个团队始终在正确的方向上快速发展。始终盯着最前沿,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慢慢地,加入这个小团队的研究人员越来越多。在这个30多人的团队中,有12人的研究曾入选“全国百篇博士学位论文”,12人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曹雪涛也被 《自然》 杂志评为“杰出导师奖”得主。将“内耗”减到最小,把潜力发挥到极致同一个实验室中,难免有“红花”和“绿叶”。万涛副教授带领的免疫药理研究小组实验遇到瓶颈时,去找分子免疫小组求助,同事们鼎力相助,谁也没有“留一手”。蛋白质工程小组的工作,永远无法作为“前三名”作者出现在科研论文署名中,但是该小组的研究人员却说:“团队的目标是摘取科研‘枝头大苹果’,‘扶梯子’的人不可少。”年轻的副教授李楠,短短几年就在国际著名学术刊物上发表科研论文4篇,并承担了多项国家重大专项课题。谈到自己的成长经历,她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前面的战友总会伸出手,把我拉上来。”2006年,这个一穷二白的教研室挂牌成为国家重点实验室;2019年,国际免疫学大会也将在中国召开。能够圆梦,曹雪涛认为除了个人努力,更重要的是国家整体科研实力的提升,在免疫医学领域涌现出了一大批创新争先者。“荣誉也是压力。”他深知,唯有把自己的事业深扎在祖国创新的土壤里,才能有动力勇攀新的科研高峰。
标签: 科学仪器

5月27,国家科技管理信息系统公共服务平台公布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蛋白质机器与生命过程调控”重点专项2017年度拟立项项目公示清单,总项目立项经费超过7亿元(其中有两个项目需要项目实施2年后评估然后再确立总经费)。    最近一段时间,学术界同仁对各种“人才计划”也就是俗称的“帽子”比较上心,经过统计,上述35个项目的首席科学家中拥有国家级人才计划(包括:院士、国家“千人”、长江学者、杰青、“青年千人”)的占据了27位(77.1%),余下的8位中有两人入选中科院“百人计划”(中科院高能所董宇辉研究员和中科院大连化物所张丽华研究员),有两人入选地方“千人”(中科院上海生化细胞所陈洛南研究员和四川大学宋旭教授),有两人虽未获得上述“人才计划”,但是已经做过“973”首席(南开大学沈月全教授和重庆医科大学副校长谢鹏教授),有一位首席仅获得过武汉市的某人才计划(中科院武汉数理所的张许研究员),另位一位青千首席虽暂时没有拿到“青千”,但是下一次拿到应该问题不大(北京大学季雄研究员,他是“吴瑞奖”获得者,UCSD付向东教授在武汉大学指导的博士,Richard
Young的博后)。    35个项目中,有8个青年项目,这八个首席科学家中除了北京大学的季雄之外,其余清一色为国家“青年千人”,值得一提的是中科院遗传发育所的田烨研究员还是2010“吴瑞奖”获得者,当年NIBS张宏研究员的博士。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是,青年首席厦门大学黄烯教授是邓兴旺院士的博后,而邓兴旺院士也在本次35个项目中担任“光信号参与高等植物生长发育调控的蛋白质机器鉴定及作用机制研究”的首席科学家。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章新政研究员以“青年千人”的身份拿到的是大项目而非青年项目的首席科学家。    总的来说,通过简单的分析这些“帽子”可以粗略的得出一些信息,也就是说没有任何国字号的“帽子”而担任首席科学家也是有的,但是概率极其低。重大项目首席科学家比较常见的帽子是“院士”、“杰青”和“长江学者”,而国家“千人计划”这个帽子在上述重大项目的首席科学家中还比较少见,本次似乎只有中科院植物所的沈建仁研究员和北京大学邓兴旺院士(美国科学院院士、国家千人、长江学者)。    另外,8个青年项目几乎全部给了“青千”,看来本土培养的青年人才仍需努力啊!    编辑点评    根据蛋白质机器与生命过程调控重点专项实施方案的总体设计,专项通过五年的实施,将在细胞周期、细胞能量与物质代谢、基因复制与转录、表观遗传、蛋白质合成与质量控制、重大疾病发生发展、感染与免疫等重大生理、病理过程相关蛋白质机器的研究中,产出一批国际领先、具有长远影响的标志性成果,实现重点研究方向对国际前沿的引领;为解决人口健康、医药与生物技术、现代农业、环境生态与能源、国家安全等领域的重大科学问题和发展关键技术提供基础理论引导和技术方法支撑;造就一批学科交叉、创新能力强的综合性、复合型的蛋白质研究高水平队伍,培育国际一流水平的科学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