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已不是联电、台积电诞生时的代工定位,很多地方政策都表态要推动氢能源物流车的发展

【电工电气网】讯  继上海、苏州、佛山、武汉等地之后,近日广东发文明确提出推进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化。  据上证报记者独家获悉,大同、广州、青岛、扬州等地也正在酝酿扶持氢燃料电池发展的相关规划。  业内人士对上证报记者表示,在各地政策的推动下,氢能源物流车或放量在即,而加油加氢站最快有望在下半年迎来商业化。  地方扶持政策迅速落地  去年以来,氢燃料电池产业发展速度加快。  上海市5月21日印发《上海市燃料电池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助方案》提出,燃料电池车按照中央财政补助1:0.5给予上海市财政补助。  燃料电池系统达到额定功率不低于驱动电机额定功率的50%,或不小于60kW的,按照中央财政补助1:1给予上海市财政补助。  广州市6月5日发布《广州市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若干政策(征求意见稿)》提出,采用补助、贴息、奖励、直接股权投资等方式,加大财政资金对本市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支持力度。其中,燃料电池汽车按照不超过国补1∶1的比例给予地补。  广东省6月14日发布了《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创新发展的意见》的通知,要求大力推进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化,加大对氢燃料电池汽车的补贴力度,2018-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省级财政补贴资金中30%用于支持氢燃料电池汽车推广应用(具体额度根据年度推广情况确定)。  上证报记者了解到,除了落实地补,大同、青岛、扬州等地也正在酝酿扶持氢燃料电池发展的相关规划。  上市公司布局速度加快  目前,至少有数十家来自于汽车制造、传统能源、电机电气等多个行业的上市公司已涉足加氢站等基础设施、燃料电池系统、整车制造等领域。  去年,长江汽车在南海投资长江氢动力(佛山)研发中心及整车生产项目,首期投资120亿元,成为佛山去年投资额最大的制造业项目。  长江汽车董事长曹忠近日公开表示,南海项目今年将致力氢能动力装置的研究,预计明年量产电电混合(氢燃料电池和锂电池混合)的氢燃料电池商用车。  富瑞特装5月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70Mpa储氢瓶在试制过程中,预计6月份出成品。目前国内尚无70Mpa储氢瓶国家标准,国外储氢瓶可达到70MPa,而国内储氢瓶还停留在35MPa的水平。  潍柴动力拟投资4000余万英镑认购英国锡里斯动力控股有限公司(CeresPower)新发行的部分股份,认购完成后持股比例达到20%,并携手CeresPower计划在中国潍坊成立合资公司,在固态氧化物燃料电池领域展开全面合作。  据悉,在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中,潍柴承担着新能源产业园建设这一重大项目。在潍柴2020-2030战略中,潍柴计划投资500亿元建设新能源动力产业园,打造涵盖整车、整机、动力总成系统、电池、电机的新能源动力产业链。  此外,比亚迪将与美国混合动力公司合作研发氢燃料电池客车。该款客车将服务于美国火奴鲁鲁的DanielK.Inouye国际机场,该机场每年的客流量在2100万人次以上。  氢能源物流车或放量在即  京东物流和申通快递最早试用氢能源物流车。据了解,宜家、邮政等企业也在考虑试用。该车由富瑞特装参股的东风特汽生产,单次充氢10分钟,满载续航里程达到300公里,是锂电物流车的两倍。  北京氢璞创能科技董事长欧阳洵对上证报记者表示,目前氢能源物流车推进速度比较快,预计下半年订单会有一个爆发,整个市场或达到几千辆。  记者也了解到,很多地方政策都表态要推动氢能源物流车的发展,比如正在酝酿规划的大同就有此考虑。加氢站的建设也在提速。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已经有13座加氢站投入运营,分别是在上海、常熟等地;中山、佛山、成都、十堰、云浮等地在建20座。业内人士预计,今年年底在建和已建加氢站能够突破100个。  雄韬股份近日宣布投资建设湖北省首座固定式加氢站,该站预计于2018年11月前建成投产。项目建成后,将成为全国储量及日加氢量最大的加氢站。  雄韬股份战略投资副总裁赵小丽对上证报记者表示,预计今年到明年会有越来越多的加氢站投资方加入进来,因为大家已经看到这种先导因素布局不仅仅符合产业需求,也存在明确的获利空间。  上证报记者获悉,包括中石化在内的多家企业已经开始加氢加油站建设。但知情人士预计,要实现商业化最快也要在今年下半年。

【电工电气网】讯  6月17日报道俄媒称,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的报告中说,美国应该加快引进5G技术,否则可能比中国落后一到两年,未来不再有其它机会。按照协会的结论,中国和韩国在5G引进方面已经超过美国。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也警告称,如果中国占据通信领域主导地位,那么他们将不仅获得技术胜利,也将获得政治、经济,以及军事胜利。  据俄罗斯卫星网6月9日报道,5G是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无线传输数据的速度极高。说到寻常的上网或者观看视频,5G可能与4G区别不大。但5G技术将极大改善物联网的质量:在各个器具和装备之间传输数据。目前还没有制定5G网络的统一标准,因此各国都在暗自较量。谁第一个制定新标准,谁就将成为新网络的独特立法者。  报道称,确定5G网络的频段是美国的绊脚石。问题在于第五代网络可以在完全不同的频段运行,中频频段和高频频段都可以。从一方面来说,这是他们的优势。从另一方面来说,美国中频频段不足的问题很是尖锐。要知道他们已经有4G网络和wi-fi无线网络运行。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不愿意为移动运营商开放5G中频频段,建议移动运营商在高频频段上运营5G。但为此还没有建立网络基础设施――需要从零开始建设整个体系。而中国恰好建议在中频频段上运营5G,那里已经修建好主要的基础设施。美国移动通信制造商协会认为,正因如此,中国目前在5G技术方面已经赶上美国。  报道还称,新一代移动通信一向带来突破性的技术产品。例如,iPhone只有在3G网络出现后才成为可能,整体而言,智能手机搭配陈旧的移动互联网也是无益的。随着4G网络的问世,使用各种耗费大量流量的应用程序App变得很方便。中国互联网观察家刘兴亮称,由于美国此前一直在发展新一代网络方面走在时代前列,所以美国一直是围绕这些网络而建立起来的新经济的领头羊。因此,现在对美国来说,丧失5G研发领导地位是可怕的。  他说:“5G拥有的几大特点决定了其应用的领域十分广泛。第一,高速度,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3G比2G速度快,4G比3G速度快,5G肯定比4G的速度要快得多。”  刘兴亮还表示,第二个特点是低时延。例如,优步自动驾驶美国路测撞死行人这一案例,就是4G无法达到低时延要求的典型体现。通常自动驾驶汽车需要通过雷达扫描车距、行人、障碍等路况信息,并传到终端,经过快速计算以后,下达刹车等相关指令。但是由于4G存在时延问题,当汽车得到刹车指令时,已经为时已晚。而5G未来就可以解决这类时延问题。例如,现在我们在体验VR眼镜时,会出现头晕目眩的情况,这和视频画面出现卡顿的原因一样,就是因为不够流畅,这也是时延在作怪。时延不仅是无人驾驶这样的尖端技术领域存在的问题,智能制造领域也是如此。例如,用铣床对零部件进行精准切割,如果接收命令的时效有延迟,铣床就会因反应不及时而又多转了几圈,无法按要求精准切割零部件。  他称:“第三个特点是低能耗。现在之所以很多智能设备无法推广就是功耗问题还无法解决。理论上,眼镜、手环、皮带、手表等都可以制作成智能化产品,但是由于功耗较大,需要不断充电,使用起来并不方便,也就无从推广。但是5G时代到来之后,很多问题都能够得到解决。第四,网络全覆盖,5G未来可实现时时处处有网络。目前我们的生活中还有很多网络死角。总之,5G可应用于各行各业和生活的方方面面。”  刘兴亮指出,5G新网络是未来物联网的整个生态体系:智能汽车、冰箱、电视机、吸尘器,甚至是抽水马桶。它们将衍生出大量数据,自然,也将交换这些数据。分析这些数据对完善无人驾驶汽车、智慧城市系统和人工智能是物价的竞争优势。目前有理由认为,中国将成为5G技术的先行国家。  2018年2月5日,工作人员介绍5G试验基站的射频单元。2月1日,湖北首个室外5G试验基站在武汉开通,这意味着5G技术在湖北的规模组网规模试验已进入攻坚阶段。

【电工电气网】讯  如今的Foundry,早已不是联电、台积电诞生时的代工定位,也不是所谓的Fab-lite定位,而是一种既具备IDM能力同时又坚守代工服务的开放平台模式。随着整个产业加速朝物联网、AI时代迁移,市场要求IC设计企业必须与Foundry建立更深的合作关系。它体现在,双方不仅制造方面的依存度越来越高,市场定义方面也必须保持密切沟通,这种关系甚至延伸到终端环节,形成多方合作的“命运共同体”。如此,才能化解未来的挑战,保证效率、品质、良率,以及种种商业化成效。  代工是一个服务体系  代工在全球半导体业中的地位及影响力日益加深,要归功于2009年,半导体“教父”张忠谋第二次复出之后,把代工的发展理念推向“极致”。  1987年中国台湾地区开始萌生“代工,Foundry”的概念,是半导体产业链中一次大的飞跃,它首先推动Fabless模式的进步。今天来看,由于代工先进制程技术的进步已能与IDM模式相匹敌,导致了代工在半导体产业链中的权重因子提升,如全球芯片(集成电路)的产出中,每两块就有一块是由台积电加工完成的。  然而台积电,或者联电在刚启步时,半导体业实际上是由IDM模式主导。  直到1994年,全球Fabless的产值才仅36亿美元,反映出当时代工的制程技术远落后于IDM。所以代工仅作为IDM厂的第二供应商,当产能紧缺时,它可作为IDM厂的拾遗补缺,那时的设计业还非常弱小。  刚开始时,IDM与代工的理念不同,IDM厂一定会自发地努力去追求工艺的极致,摩尔定律是它的驱动力之一。如英特尔会不遗余力地推动工艺制程不断地缩小,以及采用新的工艺,因此它的研发费用每年约达100亿美元,几乎是全球最高的。  而代工是一个服务体系,它为客户提供工艺制程的服务,要迎合客户的需求。代工的诞生受到Fabless的热力追捧,因为可以省去投资建厂的巨大负担。所以从逻辑上分析,代工不应该去追求最先进的工艺制程,因为风险与代价太高。为了客户的需要,代工去单独开发一种工艺是稀少的(决定于客户对于工艺开发成本的分担),它会考虑将几个客户的产品釆用同一类工艺,以节省成本。所以业界有一种观点认为,以前的代工技术含量并不太高。  带领台积电实现代工突破  台积电也不是一步登天,据观察它有两个时间点十分关键,其中一个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集中大量投资,几乎摘掉了“代工仅是二流技术”的帽子。而另一个时间点是2009年张忠谋的第二次复出,他站得高,看得远,决心把代工的概念推向“极致”,即代工也要主动地开发最先进的工艺制程,与IDM并驾齐驱。  因此从行动方面,他加强研发,搜罗顶级人才,平均每年的设备投资约100亿美元,经过连续数年的努力之后,在最先进工艺制程方面走在前列,如2018年开始实现7纳米量产,它的台南晶园十八厂于2018年1月动土,将大规模使用极紫外光微影技术(Extreme
Ultraviolet,EUV)生产5纳米制程,预计2019年开始试产,2020年实现量产,预计年产12英寸硅片100万片,总投资7000亿新台币,是全球第一家能量产5纳米制程的生产线,让业界对于代工更是刮目相看。  现阶段台积电已经毫无疑义的与英特尔、三星齐名。由此台积电完全有能力吸引全球最顶级的Fabless的订单,包括高通、苹果、华为、Nvidia等。  张忠谋2009年重任CEO后,首先将2010年的资本支出上调一倍,增加到59亿美元,带领台积电全力冲刺业内前沿的28纳米制程芯片,28纳米制程芯片也因此成为智能手机时代的主流。同年台积电拿下原本一直由三星独占的苹果订单,成为晶圆代工产业的巨头。  据《天下杂志》2017年10月报道,截至到2016年,在张忠谋重新掌舵的七年时间里,台积电股价增加了237%。而台积电从2010至2018年期间累积投资达796亿美元。  如今的Foundry,早已不是联电、台积电诞生时的代工定位,也不是所谓Fab-lite,而是一种既具备IDM能力又坚守代工服务的开放平台模式。加上整个产业开始加速朝物联网、AI时代迁移,市场要求IC设计企业必须与Foundry建立更深的合作关系,这主要体现在双方不仅在制造方面的依存度越来越高,而且市场定义方面也必须保持密切沟通。这种关系甚至延伸到终端环节,形成多方合作的一种“命运共同体”。如此,才能化解未来的挑战,保证效率、品质、良率,以及种种商业化成效。  实际应用市场需时间培育  近期有许多文章赞颂张忠谋,他“终身学习快乐工作,看淡成败有节制生活”的精神确实值得我们学习。  对中国半导体业发展的看法,张忠谋说:“未来5到10年的时间内,中国大陆半导体会有很大的进步,但中国台湾的台积电会有更大的进步,其他的企业还是会落后台积电5到7年。”  相比于台积电的进步,中国大陆厂商与之的差距可能有加大的趋势,那不是我们不够努力,而是台积电的进步实在太快,它的投资效率更高,处于不同的层级,是无法与台积电相提并论的。  如今半导体“教父”张忠谋退休,对于台积电来说,肯定有不小的影响。但是张忠谋深谋远虑,釆用了“双首长制”来替代他。  全球代工可能“黄金”时代已过,再想达到10%的增长率已经十分困难,而且由于未来市场推动力分散化、制程技术逼近极限,产品的性能与功耗等方面的要求将会更高。许多新的应用如AI、自动驾驶、物联网等发展前景广阔。但是实际应用市场的到来尚需时间培育,因此代工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